当前位置:湖北电讯 湖北地区商务门户网站文章资讯新闻中心地方新闻 → 从几百元到几百万元 官员以“雅贿”之名违纪违法

从几百元到几百万元 官员以“雅贿”之名违纪违法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4 06:17:50

  从几百元到几百万元,从最初的内心忐忑到后来的心安理得,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巡视员王卫南忘记了当年从军入党时的初心和使命,以职权谋私利,最终坠入犯罪的深渊——  以“雅贿”之名,走出违纪违法的魔步


姚雯漫画


  王卫南受贿案庭审现场

  王卫南是一名上过战场的老兵,1995年转业时曾信誓旦旦地说要在新岗位上再立新功。然而,随着职位的升迁,面对物欲横流的侵蚀,他终究没能抵得住形形色色的诱惑。

  前不久,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巡视员王卫南受贿案,经四川省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广元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广元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处王卫南有期徒刑十一年。

  缺钱的尴尬让他放弃了原则

  一切还得从一幅画说起。1995年,刚从副师职岗位转业到地方的王卫南人生地不熟,生活条件也未得到改善。一天,王卫南路过一家文具店,看到正在出售的一幅李可染大师的国画代表作《牧牛图》。酷爱书画收藏的他非常喜欢,可当时8000元的售价让他看了几十遍也未能买下。半年之后,当他听说这幅画以60万元的价格被拍走时,心底的失落让他第一次感受到没钱的尴尬。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担任四川省建设厅办公室主任的王卫南因为负责接待工作,成为各大酒楼的常客。当“礼尚往来”成为常态,“红袖添香”成为一种时髦,遵守法纪的红线也渐渐被王卫南抛诸脑后。随着收到红包的数额越变越大,王卫南心里早已没有了初次收到几百元红包时的忐忑,也全然没有觉察到走进“雷区”的危险。

  2004年,王卫南以四川省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的身份开始涉足建筑领域,此时他的权力更大了。最初,王卫南经常将请托人拒之门外。时间久了他发现,被他拒绝的人依然活跃在他分管的工地上,似乎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久而久之,王卫南也学会了“变通”,这让他身边的老总朋友越来越多。在向某单位推荐建设企业时,王卫南总是把自己中意的企业排在第一位,除了向使用单位施加影响外,还专门提醒企业要做什么,该怎么做。在他的授意之下,多家企业连年中标入选,形成了用利益捆绑起来的“集团”。几年下来,王卫南就收获了上百万元好处费。

  在此期间,王卫南多次利用分管代建项目的职务之便,收受请托人财物,当然也包括他最喜好的古玩字画。2009年,商人陈某为谋求关照,特意送他一把紫砂壶,经鉴定价格为3500元,在他看来虽算不上昂贵,却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权力与喜好的“完美交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当年错失《牧牛图》带来的遗憾。2010年,王卫南在云南购买翡翠时,某建工集团曹某通过银行转账为其支付30万元货款。

  案发后,王卫南万分悔恨,在悔过书中写道:“奢靡与谋私是孪生的。生活与工作间是暗流相连的,生活中的奢靡必然会在工作中表现出谋私。人之初,性有恶。放出私欲,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肆虐泛滥。我和着这个魔盒,走出了违纪违法的魔步。”

  13年收受财物1000余万元

  “我上半生保卫祖国,下半生建设国家。”王卫南最后一次在机关干部大会上述职时的讲话赢得一片掌声。

  在与办案人员交谈过程中,王卫南清晰地回忆起当年在一线指挥作战时的场景:前方枪炮声不断,右边是疾驰向前的队伍,左边下来的是担架抬着的伤员、烈士。年轻战士为争夺山头英勇就义,何等壮怀激烈,那是铭刻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令人讽刺的是,当年一腔热血的王卫南,如今却因违纪违法身陷囹圄。

  1995年,刚满40岁的王卫南如愿以偿地转业了,地方党组织对他寄予厚望和厚爱。20年间,他先后参与了全省13个大中型水电站的建设,完成了10余个代建项目,捧回了“鲁班奖”,也参与了两个县城的整体搬迁。先后担任过维稳、信访、安全生产等14个督导组组长,几乎跑遍全川。

  然而,工作上取得的成绩,远不能满足王卫南的私欲。2010年的一天,一个年轻人来到王卫南办公室,环顾四周后掏出一把车钥匙,压低嗓门对他说:“这是一辆奥迪A8,就停放在地下车库里,车后盖里还有200万元。”如同港片里的一段场景,这让王卫南感觉很刺激。事后得知,这个年轻人是自己好友的亲戚,刚中了他分管项目的一个标。“200万元,足以定罪的炸弹!”虽然他当时表示拒绝,但还是留下了“以后再说”这个尾巴。

  直到2014年,王卫南在西昌一家玉石店看中一款南红玛瑙,对于酷爱收藏的他来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最终敲定的价格是30万元。王卫南迟疑片刻,想到了几年前被他拒绝的那个年轻人蒋某。最终,蒋某直接给店铺转账,王卫南得到了心仪的玛瑙。而后,当王卫南所谓的知己何某、朋友曾某提出要做生意急需流动资金的时候,“铁肩担道义”的他又以借款的名义,让蒋某提供了150万元现金。

  检察机关审理查明,从2005年至2018年间,被告人王卫南利用担任四川省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四川省政府投资非经营性项目代建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副主任,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巡视员等职务,以及负责新县城整体搬迁和灾后重建等工作的便利,在工程建设、资金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陈某等16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00余万元。

  迷失的人生最终让他身陷囹圄

  王卫南收受这些钱物,有的是为了满足日常高消费开支,有的是为了满足自己购买收藏品的特殊喜好。当周围的“朋友”多起来,而且越来越了解他的喜好时,他已经对这种“朋友”的馈赠习以为常,全然不觉自己已经坠入犯罪的深渊。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四川省委进一步加大了对建筑工程领域腐败问题的巡视巡查力度,王卫南甘于被围猎,搞权钱交易等问题浮出水面。2018年10月,四川省监察委员会对王卫南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19年4月,该案调查终结,移送四川省检察院。四川省检察院决定交由广元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依法认定王卫南坦白、退赃等从轻处罚情节,最终以涉嫌受贿罪对其提起公诉。

  在提讯时,王卫南一再向检察官表示,愿意卖掉自己多年珍藏的字画继续退缴赃款。他说因为太溺爱自己的儿子,很多赃款都被其拿去挥霍了,养成了儿子缺乏管束的性格,希望家人和检察官以后能帮助教育其子做一个堂堂正正对国家有用的人。说这番话时,王卫南无限地懊悔。

  王卫南案发后,以往自以为靠谱的“铁哥们”“红颜知己”都作鸟兽散。其年迈的母亲将多年积蓄拿出来为其退赃,其妻子借遍了亲朋好友,才勉强凑齐退缴的908万余元赃款。

  收藏,本来是传承传统文明的东西,但在某些人的眼中变味了,文化价值退居幕后,经济价值走到台前。金钱变了个面孔,以文化的身份出现,变成了行受贿的工具,所谓“雅贿”,“贿”已定性,“雅”从何来?“复又想起李可染大师的那幅画。当我缺钱的时候,它赫然在目,却与我擦肩而过。当我有足够金钱的时候,它却杳无音信,消失在人海。现在想来大概不是钱的问题,画面中天真无邪的牧童,水中徜徉的老牛,恬静和谐的村庄,悠然自得的景象不允许金钱去玷污。缺钱的时候我们的精神世界是充实的,钱多的时候反倒空虚了。钱不是万能的。但把人掀翻确是可能的!在那个时代,在香风毒雾里,倒下了多少曾经的好汉!”王卫南在他的悔过书中这样写道。

  公诉人说案

  “雅贿”洗不掉行贿受贿的性质

  □四川省广元市检察院检察官 黄辉

  在王卫南受贿案中,行贿人多以古玩字画为诱饵,进一步拉近与被腐蚀对象的关系,行贿受贿手段也变得更加隐蔽而附庸风雅。“雅贿”成了腐蚀官员投其所好的工具。然而“雅贿”一词实则是自欺欺人,行贿受贿性质没有任何改变,也不会为行贿受贿方洗净罪名。

  所以,厘清政商交往边界、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才是维护廉洁营商环境的关键,尤其是在工程建设领域,对外审批项目多,人员接触复杂,更要深入治理商业贿赂、监督制约好公权力的正常运行。结合本案,对厘清政商交往边界、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等提两点建议:

  一是要提高行业准入门槛。从王卫南受贿案看,许多不法商人本身是不具备建筑资质的,多是通过挂靠和层层转包的形式从中赚取利益,工程质量大打折扣。行业主管部门必须在审核时严把入门关,进一步修订完善资格审查、筛选评标、专家选择、合同签订、执行监督等各个环节的制度规定,真正建成一个高效、权威的统一招投标平台。

  二是要加强行业监管。建筑领域的政商交往是一个敏感话题,许多领导干部出现腐败问题,都与不健康的政商交往有关,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行业主管领导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民主集中制未能得到真正体现。就像此案中,王卫南可以通过个人影响直接决定参与竞标单位哪家中标,原本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则被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的“潜规则”替代。相关部门要切实加强监督制约体系建设,有效发挥行业系统监管职能作用,严格执行党组议事规则,重大事情广泛听取意见,做好会议记录备案审查,切实斩断权力寻租的利益链。

曹颖频 彭秋云

(window.slotbydup = 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u5891748", container: "_i630znox87b", async: true });